終於,小編今晚就要回老家過年啦!

今年格外興奮的原因,是老早就收到消息,姑姑一家提前半月回了老宅住下,就等著和我們一起過年呢~

說起來,上次一大家子聚在一起吃年夜飯,已經是好多年前的事了。

從我開始工作,到後來表弟出國,再後來長輩們出去旅行過年,玩的花樣越來越多,團聚反而越來越少了。

這兩年都在討論「年味」到底是什麼,要我說,年味啊,總離不開一場真實的相聚。

總覺得小時候過年熱鬧,有一大半原因,是那會兒聚在一起的人多。

一放寒假,表弟表妹就陸續回老宅住下,跟爺爺奶奶一起清院子、曬被子、貼對聯剪窗花,搶新出鍋的煎堆吃......

一直玩玩鬧鬧到年二九,大人們陸續到齊,就開始為年夜飯做最後的準備。

我們家的年夜飯,由大廚菜媽主掌勺,有能力者競崗制。

像姑姑做蠔烙特別好吃,這道菜就固定留給她做;燙血蚶則是姑父的拿手好活;我就包攬了特調小酒水......

連一向不怎麼做飯的奶奶,也有道拍手叫絕的好菜,專門壓軸上。

我們老家的宴席,頭尾的菜肴必為甜食。

一開始就給「甜頭」,還要留著長長「甜尾」,這是潮汕人信奉的好意頭——從頭甜到尾。

年夜飯的甜尾吃什麼?4500萬潮汕人都有個共同的答案:

要麼糕燒雙色,要麼芋泥白果。

這兩樣奶奶都做得拿手。所以每年最後會上什麼,完全是老人家按心情出的彩蛋。

上為糕燒雙色,下為芋泥白果

糕燒雙色,又叫糕燒番薯芋。

原料是金黃色的番薯,和銀白色的香芋,所以也叫做金玉(銀)滿堂。

而「糕燒」,是潮菜中烹製甜品的一種常用烹調法,有點類似北方的拔絲。

它的關竅,在於要先用白糖醃制食材使其脫水,然後放入濃度較高的糖漿中熬煮,吃起來才會有「膏樣」的口感。

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
用戶評論